菊花残满腚伤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菊花残满腚伤
 晚饭后,妈妈取下肛塞到浴室进行每天早晚都一次不落的灌肠冲洗肠道事宜。

  之后就全裸着趴在沙发上双手抱枕,两腿翘起一边做着提肛运动一边看电视剧。

  我闲着无事拿起妈妈的肛塞,用最细的手钻在中央打一个小孔,刚好让导尿管的后端穿过小孔又把导尿管挤压的紧紧的密不透风(下文用到这个工具)。

  找出在五金店买的透明塑胶管,剪了两米整的长度下来。就在厨房的燃气灶上小心的把两端的断口软化变得圆润,以免进入妈妈的体内时平直的切口对妈妈造成划伤。哪怕再微小的伤害发生在妈妈的身上我也是不可容忍的。塑胶管的直径有1厘米,壁厚2毫米,虽然不粗但是柔软又有韧性。因为上次50厘米长的硅胶棒无法探索到妈妈肠道的极深之处,我一直渴望探索妈妈大肠的尽处在多远的地方。用开水把这些小工具们冲洗两遍,我拎上两桶每桶两公升的蒙牛酸奶来到沙发前。

  「小坏蛋,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折磨妈妈?」妈妈看我拿来这些东西发在茶几上,慵懒的侧身问道。

  「哪有,我拿了妈妈最喜欢的蒙牛酸奶给你喝啦。」说着把一桶的盖子打开把塑胶管插入桶里,另一端递给了妈妈。

  「这么长的吸管怎么能用?!」妈妈吸了好几口,浓稠的酸奶才走到管子的一半。

  「再加力嘛!」我坐在妈妈的身边抚弄了一下百玩不厌的乳房,顺着腰身就滑到了妈妈菊门处,中指扣入,妈妈用力缩紧,很有力度啊。

  「看来妈妈的缩肛训练很用功啊?」

  「讨厌!」妈妈咽下口中的酸奶,轻轻吮吸我从她肛门里抽出来的中指。

  「妈妈去称一下体重。」我搂着妈妈的脖子和她来了一次长长的窒息湿吻后说。

  「89。2斤,要是饭前的话肯定不到89斤啦。」妈妈回到沙发似乎对自己的体重非常满意的样子。

  「一会就让你变胖!」我拍拍妈妈的屁屁示意她翘起,把她嘴里的胶管插入肛门。

  「人家还没喝够呢!」有点小不满啊。

  「一会让你喝个够!」我轻轻的把胶管向里推进。「妈妈你说最深能到多远?」妈妈似乎来了性趣,调整跪趴的姿势让丰弹美股翘得更高,伸手过来自己慢慢的往里塞。因为管子不粗,又有酸奶当做润滑液,所以妈妈插入的很轻松。遇到阻力就抽插几下或是转动胶管,很快就插入了大约有60厘米了,轻松超越上次的硅胶双头龙。

  我举高酸奶桶并向里大口吹气,好让酸奶流入妈妈的大肠。终于在插进去大约1米左右的时候管子又遇到阻力,妈妈只能来回抽插,不停地转动胶管。忽然,胶管又推进了一些,似乎是找到拐口了。这时,妈妈爬起来居然蹲在了茶几上,慢慢但是有力的往肠道深处推进胶管。不知道是害怕,兴奋,还是体力消耗,妈妈出汗了。她眼神内敛,全神贯注,好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感应胶管在体内的运行轨迹。我吻了吻妈妈的额头,希望她能有所放松。我抽出酸奶桶中的胶管,用手捏住这头,避免酸奶流在沙发上,因为妈妈体外的胶管所剩不多了。

  终于,当妈妈又一次遇到阻力,无论怎样抽插转动胶管就是不能再前进分毫了时候。我看到妈妈下意识的用手揉动右边的腹腔下部。我知道大约是胶管的另一头走到尽头了。我用盒尺量了下妈妈体外的胶管长度,居然只剩下了38厘米。

  「天啊,妈妈你这么娇小的身体里居然盘绕着1米6以上的大肠子!」我真的有点惊奇了,这至少超过了妈妈的身高。

  妈妈用手指堵住体外胶管的端口,就像抓住小尾巴似地在客厅像模特一样迈着猫步。我看得出妈妈此时的成就感,此时的妈妈就是一只骄傲的小猫!

  我用大号的针管抽满酸奶后在妈妈体外胶管的端口注入,没注入一针管妈妈就向外拔出一段管子。当整整一大桶2公斤的酸奶全部打进去后,胶管才抽出了一米左右。想看看妈妈的极限在哪里,于是打开另一桶酸奶继续注入。

  终于当第二桶酸奶下去一多半的时候妈妈的肚皮已经滚圆,只能用两个手指夹住胶管并堵在屁眼那儿才能不让酸奶溢出来,单靠肛门括约肌的力量已经不能阻止那种喷射的欲望了。

  「妈妈,去称称看你一下子就胖了多少?」当妈妈一手堵着屁眼,一手捏住胶管口站在电子称上的时候惊呼了出来。

  「96。4斤!」天啊,妈妈居然一下子就增重了7。2斤,3。6公斤!

  看着妈妈那滚圆绷紧的雪白肚子,我的大屌也不争气的绷紧了。我拿出一条在淘宝上购买的连体开裆黑色丝袜帮妈妈穿上,还有那双艳红色12厘米长的超细跟小皮鞋用力的套在妈妈的美足上,买的小了一号,希望妈妈的小脚不要太受折磨哦。之后用一条棕色麻绳,给妈妈做一了个绳乳,两个不大不小的奶子被麻绳狠狠的勒成了两团,因为血液不畅的原因两个乳头充血直挺挺的突了出来,原本雪白的乳房也变成紫红色。我用手轻轻一触乳头,妈妈居然敏感的浑身颤抖,娇呼不已。

  此时的妈妈性感程度在我看来真的是无以复加,我甚至想到我不打飞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此时的妈妈我就会不由自己的射精出来。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我装上家门钥匙,开门搂着妈妈就往外走。

  「不要!」妈妈抗拒着,这样子出门被邻居或是熟人看到只有一死了之了。

  「只是在门口站一站啦,听到脚步声就赶紧进家门啦。」当妈妈磨蹭到门外时,我砰的一下就关死了门,这时候如果邻居家有人出入的话再用钥匙开门也已经来不及了。我感觉到妈妈的紧张就对她说:「赶快到地下室去那里很黑。」不知所措的妈妈只能从步行梯向地下室走去,因为两手不能解放(要堵住屁眼和胶管口),我只能拥着妈妈让她保持平衡。不合脚的高跟皮鞋,胀满的肠道,一阶阶的楼梯,即使妈妈再着急也要一步步的往下走。清脆的皮鞋着地的哒哒声在凌晨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大声,妈妈也紧张的四周张望。她只能最大程度的踮脚走路希望声音减小,但是这种像跳芭蕾一样的姿势使脚尖承受了全部的体重,更加剧了妈妈美足的痛感。双眉紧蹙,分散了些许妈妈的担心。但是三楼到二楼,二楼到一楼,一楼到地下室短短的路程仍然像是跑完了一个马拉松让妈妈香汗淋漓。

  我淘了一把妈妈的阴户,一手的粘液。

  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甬道缓解了妈妈的紧张情绪,小舌头温柔的舔舐着我手上的粘液。我猛的一干咳一声,声控的照明灯骤然点亮,妈妈的身体和瞳孔同时收缩。

  「作死啊,差点没憋住。」妈妈娇嗔的埋怨依旧是轻声细语,趁机打量四周,我们向着一个角落的甬道挪过去。所幸很短的时间内灯光再次熄灭,我紧紧抱住妈妈深深的吻她,揉捏她涨到到发紫的乳房拉扯着硬硬的乳头。我的爆着青筋的阴茎戳入了妈妈的花径,进入的瞬间我感觉到妈妈堵着屁眼的右手又用上了一些力道,她险些又没有憋住。肠道的暴涨感,还有阴道的满足感,让妈妈有一种想要放声大喊大叫的紧迫欲望。但是她又清醒的记着这里所处的险境,不敢有任何放肆,只能努力的压抑在体内,这种自我压制不能释放的能量加剧了妈妈的敏感度,使得每一次的抽动都伴随着全身的颤抖。妈妈虽然拼命的不想发出任何声响,但是淫荡的身躯却又一次的违背了她的意志,喘息呻吟的声音不可避免的飘散在漆黑寂静的地下甬道中。果然,没有几个回合,我就感觉到细水喷身的温湿,妈妈就这样来了一次高潮。我的大鸡鸡还在妈妈体腔内没有任何想要发射的迹象,反而更加的胀大了。

  可能因为出汗或是紧张原因吧,我感到妈妈口渴了,她大口吮吸着我的唾液,我把妈妈手中捏住的胶管端口放入了妈妈的嘴里,她迫不及待的一嘴咬住,这样既能解渴又能缓解肠道憋涨感的方式她早想做了。我却没有让妈妈吮吸胶管,只是要求她把这端胶管插入喉管通向胃里。我感觉妈妈腾出的左手在我的腰眼「狠狠」的拧了一下。我心中一乐又在妈妈的背后替换了妈妈的右手,我中指和食指夹着胶管两根指头狠狠的抠住妈妈的屁眼不让里面的酸奶喷涌而出。妈妈双手解放,我很快就听到胶管捅破喉管阻碍直到胃袋的细微声音。此时的妈妈双腿缠上我腰,双手抱住我的脖颈,像只肉肉的考拉熊吊在了我的身上。

  还没等到妈妈有所动作,就听到楼梯通向地下室的楼道里传来蹬蹬瞪的脚步声,节奏很快,很着急的样子。「坏了,妈妈,是小区的保安抓小偷的,我们跑不掉了!」我急促的冲妈妈低吼到。我只感到插在妈妈阴道的大屌就像是被大力士用手狠狠的握住,随着脚步的临近越握越紧。体腔内急剧升高的温度使我有一种大鸡鸡放入了开水里有一种要被烫熟的错觉。尤其是妈妈的肛门,那种冲击力如果不是妈妈整个人的体重几乎都坐在了我的手上我才得以堵住了因为紧张强力收缩造成喷击力。如果此时是妈妈跪在地上我仅仅靠手臂的力量的话肯定是不能堵住妈妈的屁眼的。那样的话,来人听到液体喷在地上的巨大声音肯定会直奔过来。

  整个地下甬道的灯都亮了。

  至今我都不能相信娇小的妈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她身体僵直的搂住我的脖颈乳房紧紧的挤压着我的头脸,让我连吸一口气都成了奢望。妈妈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我只能感觉她浑身无法控制的战栗。

  万幸的是来人跑到地下甬道直接向着我们对面的变电室快步走去,并没有向后看一眼。

  「嘶嘶」高压水管破裂一般的呲射声传入耳中,大量大量的液体喷湿我的运动裤,顺着库管浸湿了我新买的耐克跑鞋。

  妈妈居然在我们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潮吹了,而且还是这么巨量的骚水!

  我刚想安抚一下受惊过度的妈妈,就听到「咯咯」的饱嗝声,灯光还没有灭我看到妈妈的脖子脸又都红透了。

  原来,妈妈受惊身体强力收缩下不能冲出肛门的酸奶,顺着胶管直接灌倒了妈妈的胃里很多很多,这下,妈妈终于喝够了。

  来人很快就折返了,我紧急的向着我这边尽头的甬道拐角靠拢,有惊无险,很快声音渐渐进远去。

  妈妈却无论如何也站不住了,瘫软的厉害,身体怎么也停止不了抖动。我只好就这样用阳具挑着妈妈小心翼翼的回到家中。

  把妈妈放到浴室的坐垫上,用温水轻柔地冲洗她肌肤上的汗渍,并用手来回的抚慰她的躯体,过了好一会妈妈才恢复了平静,身体不再抖动。我抱起妈妈朝客厅走去,由于妈妈喉管里还插着胶管无法说话,就只是用粉拳捶打我的后背,以表示她的不满,弄得我心里又是一阵痒痒的。

  放妈妈到沙发上后就慢慢的将胶管从妈妈的喉管中抽了出来随收一折用妈妈拢头发的皮筋馋了几下,没等她开口就吻上了她的唇,深情的两舌缠绕,大力的吸住她的香舌,妈妈再大的怨气也随着她的香津被我咽到了肚子里。

  「再也不理你这个坏小子了!」妈妈翻眼嘟嘴的冲我做生气状。

  「妈妈,是不是很刺激!很爽!?」

  「吓都吓死了,哪里还能爽。」不过听声音好像弱弱的。

  「妈妈,看看我的裤子和鞋子。」

  「坏小子你自己刷鞋子吧,我是不会管的。」妈妈看到她的淫水弄得湿透的裤子和运动鞋时俏脸又变得红彤彤了。

  我拿起茶几上的那个改造好的连着导尿管的肛门塞晃了晃对妈妈说:「今天很累了吧,晚上美美的睡个好觉,睡到自然醒。」「睡到自然醒要你拿着那个东西比划什么?」妈妈怀疑的瞪着我以为我又要耍什么小花招。

  「每天睡得最香的时候被尿憋醒,又不想起来去厕所的是谁啊?」我笑笑的拨弄了下妈妈还捆着麻绳的乳头,帮她解去绳乳。

  妈妈在我的花言巧语下终于同意让我给他插入导尿管。我没有经验又怕弄痛妈妈就在导尿管的插入端涂抹一些润滑液,然后妈妈两腿大开,双手扒开大小阴唇,露出尿道,我用粘着润滑液的导尿管在尿道口轻轻滑动了几下,对准小口就慢慢推入。进去不到两厘米有了点阻力。

  「妈妈痛吗?」我看到妈妈皱眉赶忙问道。

  「不痛,就是你弄的我想尿尿。」妈妈有点羞涩的样子。

  「妈妈你放松,想尿就尿,反正我堵着你的口呢不会弄脏沙发的」妈妈剜我一眼,深吸浅呼,放松了下来,我顺势一插居然一下就插入了10多厘米,也没有几滴尿液渗出。好完美,我为自己都叫好了。用针管往膨胀球阀门里打了点水,这样慢慢往外拉导尿管,膨胀球那就会卡住膀胱口。以后膀胱里有了尿液就会顺着导尿管流出来。

  忽然瞥见剩下的那小半桶酸奶就对妈说浪费可惜用掉吧,我也不管妈妈同意不同意就吸满针管,撸下皮筋就往里注射。当桶里还有一个底的时候妈妈却说憋不住了,我只好把胶管伸到她嘴里让她吸住大口的吞咽几口,终于一滴不剩了。

  妈妈的胃部和小腹又滚圆滚圆了,连成一片真的像个大月份的孕妇,如果乘坐公交车肯定有人让座的。

  我抽出妈妈肛肠里的胶管同时让妈妈把胶管中的酸奶也吸干净,然后赶紧用连着导尿管的肛塞压入了妈妈的菊门。这样妈妈膀胱里有了尿液就会顺着导尿管流入直肠里。为了防止万一肛塞滑落,我用那根麻绳缠绕在肛塞的末端,给妈妈做了一个死死的麻绳丁字裤。两根麻绳深深勒入妈妈的屄缝往后紧紧的兜住了肛塞,我用手把妈妈小肉核拨弄出来夹在两根麻绳中间,这样妈妈肛门收缩,外拉,就会用肛塞带动麻绳刺激肉缝和肉核。晚上做春梦肯定美死了。

  由于我一直还没有射精,怒涨的阳具一直没有低头,我是不会这么放妈妈去睡觉的。但是阴道口被导尿管挡住不方便插入,正好试试妈妈的丝袜美足。以前没有得到妈妈的时候偷偷的用她的丝袜手淫的时候那种搞摩擦系数带来的快感让我记忆犹新。

  妈妈首先用香舌把大鸡鸡舔的湿漉漉的,然后就两只玉足夹住大肉棒,用力的揉搓,踩压,弯曲,好像是要报今天的一箭之仇似地。妈妈一只脚勾住我的肉棒使之树立,然后另一只脚就用脚掌上的丝袜快速的摩擦暴涨的龟头。

  「啊啊,啊···妈妈,不行太强烈了,不行,受不了,太强了。」「哼!」妈妈并没有减速反而更快两份,只是用一声饱含各种感情的鼻音回应我。这是赤裸裸报复。我真的想要跑开,但是妈妈挑衅的眼神让我咬牙忍耐,不能让妈妈嘲笑啊,拼命的摇头希望分散一下这种无法忍受的高强度刺激。我不知道有没有一分钟,我感觉就要发射了,反而期待就这么结束吧。

  「不行了,妈妈,我要射了!」希望换来妈妈的加速。但是刚刚喊完妈妈就戛然而止了。这是要干什么?心软了?还是要用更加难以忍受方式报复我?只见妈妈挺着大肚子站起身来,把连体裤袜脱了下来,把其中的一个袜筒卷了起来用袜子部分套在了我就要喷射的昂扬的大鸡吧上。妈妈俯下身来用小嘴含了进去,那种淫靡的样子我差点就不动而发。口水湿润了丝袜,让之对龟头的刺激更加的细腻,但是隔着丝袜的灵舌却让那种刺激深入骨髓。终于,妈妈在大鸡鸡穿着丝袜的情况下给了我几个深喉后,我喷射而出,精液被丝袜拦截没有进入妈妈喉咙。

  妈妈隔着丝袜嘬住粘稠的精液,慢慢剥离我的阳具。似乎,丝袜的臭脚汗味和精液的腥味刺激了妈妈的情绪,我起身时看到妈妈的整条大腿上一片的亮晶晶,泛着淫靡光泽。这一天妈妈真的是太累了,一到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我周一要到学校去上课,早上不忍心吵醒妈妈就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睡了。

【完】